1. 首頁
    2. 社交

    5G元年,基于興趣社交的狐友能否圓了張朝陽做殺手級應用的夢?

    曾因拒絕收購QQ,而在“魔性創業圈”留下姓名的張朝陽,如今也加入了社交戰局。

    6月9日,在狐友APP開放日上,搜狐CEO張朝陽正式推出了社交產品狐友,旨在以興趣+社交的形式打開90、95后社交圈。

    G元年,基于興趣社交的狐友能否圓了張朝陽做殺手級應用的夢?"

    狐友初體驗:興趣交友,張朝陽成宇宙中心

    正所謂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還需親自嘗一嘗。而想要知道狐友體驗如何,也需要自己使用一下。

    不難發現,與其他社交產品相比,狐友界面更加簡潔,界面顏色以白色為主,黃色為輔,簡潔中不失亮點。

    界面分類簡單明了,共有動態、互關以及我三個界面。其中,動態與朋友圈、微博類似,可發布圖文、視頻等內容;互關與通訊錄類似,包含新粉絲、群聊以及可能感興趣的人;我則包含了各項基礎設置。

    體驗過程中,沒有發紅包引流、沒有拉人頭,張朝陽的佛系在狐友中也是有所體現。當然,這并不是狐友唯一的亮點。

    縱觀現有社交產品,不難發現,對用戶興趣的重視成為產品創新的一大依據。QQ在此前便推出興趣部落以活躍用戶,而作為新入局者,字節跳動推出的社交產品飛聊,也是基于興趣而生。

    為此,作為搜狐打開年輕人市場的社交產品,狐友的一大特色便是基于興趣社交而生。在注冊過程中,需要選擇3個感興趣的標簽,以便狐友推薦可能感興趣的用戶。但也僅僅只有3個標簽,想要觸達更多用戶,還需要去關注用戶,從而獲得更多推薦。而與其他基于興趣而生的社交產品相比,狐友的優勢尚未展現出來。

    G元年,基于興趣社交的狐友能否圓了張朝陽做殺手級應用的夢?"

    在活動中心,則是狐友正在舉辦的國民校草大賽。不免給人以一種:狐友希望通過顏值來打開90后甚至95后的社交市場的感覺。

    此外,用戶一經注冊,便會自動關注張朝陽,以至于張朝陽在開放日上笑稱自己在狐友是宇宙中心。而其目前擁有的254.1萬粉絲(截至發稿已降至252.4萬)也基本等同于狐友用戶。可以說,狐友在用戶數據方面也是很透明了。

    G元年,基于興趣社交的狐友能否圓了張朝陽做殺手級應用的夢?"

    總體來看,狐友更像是微博與微信的結合體,在陌生人社交之內通過興趣進行熟人社交。對于小眾興趣愛好者來說,狐友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對于習慣了“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的用戶來說,狐友的內容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張朝陽眼中的狐友,是搜狐的未來

    事實上,狐友的發布可以說是醞釀許久。

    早期的狐友,是作為一個功能按鈕,出現在搜狐新聞客戶端“我的”板塊之中。通過在新聞客戶端中融入社交元素,從而增強平臺與用戶之間的粘性。而隨著時間的發展,張朝陽對狐友的期待也隨之變化。

    于是,狐友開始作為一款獨立社交產品而被重視。從測試版發布到6月9日被正式推出,狐友已經醞釀了一年。

    G元年,基于興趣社交的狐友能否圓了張朝陽做殺手級應用的夢?"

    在開放日上,狐友一度被張朝陽視為搜狐的未來,甚至超越搜狐視頻、搜狐新聞而存在。在他看來,社交需求始終存在。而之所以對狐友做出如此重要的定位,在于社交產品的數學展開是非常不一樣的,是指數級的增長,而目前搜狐的商業模式已經很清晰,當下要做的是通過開發好的產品獲得更多用戶,達到更大的用戶量,社交是一種很好的方式。

    G元年,基于興趣社交的狐友能否圓了張朝陽做殺手級應用的夢?"

    至于醞釀一年,張朝陽坦言社交產品確實很難做。而作為行業的后來者,他同時也在研究其他社交產品失利的原因,讓狐友能夠避坑。體現在狐友之上,便是產品堅持用戶平等的理念,不會做人為的加V,一個人在狐友的生存主要是靠用戶活躍度。同時,狐友不做推薦,“捍衛時間線是我們的特點。”張朝陽這樣說。

    張朝陽的堅持,在過去一年的測試中有所體現。在他看來,“因為這幾年狐友處于閉門造車的階段,狐友DAU暫時沒那么高,但粘性很高。”

    不講數據講用戶粘性,或許便是張朝陽對于搜狐商業模式的思考。

    入局社交,搜狐欲再現輝煌

    值得注意的是,在端午節前夕,5G商用牌照正式發放,標志著5G時代的到來。張朝陽選擇在此時發布狐友也被認為是通過社交產品狐友,在5G時代到來之際,讓搜狐再現門戶時代的光輝。

    搜狐曾經的光環有多耀眼,至今仍有新聞可以考究。

    生于1964年的張朝陽,堪稱是互聯網行業的老大哥。哪怕是互聯網行業的風云人物馬化騰、周鴻祎,都曾是張朝陽的門客。更有甚者,連社交現象級產品QQ,都被認為是馬化騰在聽了張朝陽演講后所做的產品。

    G元年,基于興趣社交的狐友能否圓了張朝陽做殺手級應用的夢?"

    然而隨著門戶時代的結束,搜狐的光環不再。今年4月,搜狐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報告。財報顯示,第一季度搜狐總收入為4.31億美元,同比減虧50%。視頻同比減虧超40%。

    從營收結構來看,品牌廣告收入為4300萬美元,較2018年同期下降24%,較上一季度下降25%;搜索及搜索相關廣告業務收入為2.34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6%,較上一季度下降15%;在線游戲收入為9900萬美元,較2018年同期下降6%,較上一季度增長5%。

    盡管在財報解讀中,張朝陽提出,得益于搜索和游戲業務的穩固表現,搜狐集團收入好于預期。但與門戶時期的“互聯網巨頭”身份相比,搜狐的邊緣化已是不可避免。

    這也就使得,錯過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搜狐與張朝陽,不愿再錯過5G時代。在他看來,5G時代或產生“殺手級”應用。同時,今年是5G時代的元年,但真正迎來5G還有4-5年時間,公司還有時間去準備,以及觀察機遇與紅利所在。

    已經推出的狐友是一方面,張朝陽同時透露,搜狐對于短視頻的探索將主要由搜狐視頻完成,搜狐視頻下個月將向短視頻轉向。

    能否在5G時代實現彎道超車,或許便要看狐友與搜狐視頻在社交與短視頻領域能夠發揮怎樣的想象力了。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香港三级